塔米姆:“断交风暴眼”中的卡塔尔埃米尔

发布时间:2022-03-10 18:54 来源: 原创 浏览次数:


  中东小国卡塔尔的断交风波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它的埃米尔(国家元首)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随之成了话题人物。

  塔米姆年纪轻轻就登上王位。当王储期间,他留下了小国办大赛的亮眼成绩;即位后,他利用阿拉伯世界的“动荡模式”将小国外交做到极致。

  塔米姆所在的阿勒萨尼家族统治卡塔尔已有100多年历史。出生于1980年的塔米姆是哈马德的第四个儿子,母亲是哈马德的第二个妻子穆扎王妃。起初他并非王储,但最终却在33岁时继承王位,创下阿拉伯国家接任国家元首的最小年龄纪录。

  塔米姆被任命为王储是在2003年8月5日,而他的王储之位是由其兄贾西姆转让而来。

  2013年6月25日,时任埃米尔哈马德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将王位传于塔米姆并即刻生效。整个阿拉伯世界深受震动,因为在海湾国家历史上,还没有主动禅让王位的先例。哈马德在体魄强健的状态下主动禅让,卡塔尔民众更是感到出乎意料。

  外界对此有各种说法:有人说,塔米姆个人品德操守“高贵”,聪慧过人,极有魄力,为其父所赏识,故登大位;有人说,哈马德在“阿拉伯之春”期间与众多阿拉伯国家结怨,为势所迫,忍痛退位;还有人说,哈马德是为寻求一条长治久安的权力继承之道而率先垂范。

  不管原因如何,卡塔尔这次权力交接在海湾国家中创造了一个绝无仅有的案例。时年33岁的塔米姆,就这样成为阿拉伯国家最年轻的“80后”领导人。

  作为前任埃米尔哈马德最宠爱的穆扎王妃的儿子,塔米姆子凭母贵,在24个兄弟姐妹中深得父亲垂青。他从小被送到英国读书,先后在哈罗公学、舍伯恩学校就读。大学就读于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1998年学成回国。

  在他担任王储期间,尽管大权都在父亲手中,但塔米姆依然在其能力所及的范围内锐意进取,而且颇有成效。

  塔米姆既有阿拉伯民族的文化底蕴,也受过良好的现代教育。在卡塔尔人眼中,这位年轻的埃米尔自幼勤奋好学,颇具大志,既懂经济又通军事,还很亲民,是治国理政的一把好手。

  卡塔尔经贸部官员阿迪尔说,塔米姆通晓文学、历史、体育、军事,能说流利的英语和法语,还礼贤下士,当王储时经常身着传统服装出现在商场、体育场等公共场所体察民情,还经常自己开车不带护卫到各地巡视,深得民众拥戴。

  塔米姆高度重视教育,将发展教育视为提升国民素质的必经之路。这一理念与他父母特别是母亲穆扎王妃一脉相承。

  塔米姆担任王储后积极支持母亲兴办教育的举措。比如,穆扎王妃任主席的卡塔尔教育和科学发展基金1997年在多哈郊区开始兴建教育城,吸引世界知名大学入驻。教育城里多数外国学校都是塔米姆2003年任王储后引进的,这对卡塔尔加强教育开放性、优化办学模式起到了积极作用。

  卡塔尔教育和科学发展基金还于2009年在多哈举办首届世界教育创新峰会,此后每年举办一届,吸引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和专家与会,这自然也得到了塔米姆的支持。这些努力极大提升了卡塔尔教育水平。有资料表明,卡塔尔人受教育程度位居阿拉伯国家之冠。

  塔米姆当王储期间,还担任许多重要职务,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卡塔尔奥委会主席和国际奥委会委员。正是在担任这两个职务期间,他领导卡塔尔在体育领域创造了奇迹,让卡塔尔这个小国风光了一把。

  塔米姆领导卡塔尔创造的第一个体育奇迹是2006年成功举办多哈亚运会。卡塔尔国小人少,面积1.1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220万,其中有85%是外籍人士。但卡塔尔不仅拿下了亚运会举办权,还把这场赛事办得风风光光,当时担任组委会主席的塔米姆自然功不可没。这也成为迄今为止阿拉伯国家举办过的唯一一次亚运会。

  更大的奇迹是,卡塔尔拿下了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举办权。2009年1月,卡塔尔正式宣布申办世界杯。当时有人说,如此小体量的国家竟想举办举世瞩目的世界杯,真是匪夷所思。但在塔米姆的操盘下,奇迹居然发生了。卡塔尔最终击败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美国这些强劲对手,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成为历史上国土面积最小的世界杯举办国。

  塔米姆不仅重视体育事业,他本人也是体育爱好者和参与者,在足球、网球方面造诣不低,据说他经常与专业人员竞技,而且表现不错。

  塔米姆继位前的活动主要集中在人文领域,但在政治上,他也有着自己的治国理念和方法。父亲哈马德宣布将王位传给他的第二天,他便宣布重组内阁。虽然他表示继续奉行父亲一贯的内外政策,但也宣布了几项重大举措:改变过去“重外轻内”的做法,将精力放到国内建设上来;逐步实现经济多元化,改变国民经济过度依靠油气出口的单一模式;加大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的合作力度,改变过分倚重西方国家的战略。

  哈马德在位期间,卡塔尔积极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卡塔尔王室出资创办的“半岛”电视台影响力日益增强,为卡塔尔赢得国际话语权。但这样的做法也导致卡塔尔四处树敌,一些阿拉伯国家指责卡塔尔干涉它们的国内事务,特别是沙特等国认为卡塔尔资助(穆兄会)。

  塔米姆继位后,外界本以为他会调整其父的外交政策。但现在看来,他只是在态度上有所缓和,并未从根本上改变他父亲的做法,仍是在走“小国大外交”的路子。这虽然可以提升国家的地位,但却也带来了麻烦。

  2014年3月5日,沙特、阿联酋和巴林同时撤回驻卡塔尔大使,并对其实施制裁。三国在声明中说,在劝说卡塔尔遵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章程原则,特别是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努力失败后,为维护自身安全和稳定,被迫采取适当措施。

  在压力之下,塔米姆采取一系列措施:要求部分穆兄会领导人离开卡塔尔,宣布支持埃及总统塞西,支持美国空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当年11月,三国大使重返卡塔尔。

  然而,时隔三年多,类似事件再次上演。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召回大使,而是断交。6月5日,巴林、沙特、阿联酋、埃及和也门等多个中东国家宣布与卡塔尔断交,指责卡塔尔支持活动并破坏地区安全。

  直接引发此次“断交潮”的导火索,是卡塔尔媒体报道中出现的塔米姆最近一次有关应与伊朗缓和关系的讲话。尽管卡塔尔政府称讲话内容是入侵媒体网站的黑客所伪造的,但将伊朗视为夙敌的沙特等国仍对此反应强烈。

  这一次,卡塔尔受到的打击远大于2014年的召回大使风波。不仅有更多国家加入同卡塔尔断交的阵营,卡塔尔受到的制裁也更为严重,甚至在国内引发食品和生活用品的“抢购潮”。

  面对压力,卡塔尔一方面指责沙特及其盟国是通过断交来插手卡塔尔的外交政策,声称“卡塔尔不会屈服”;一方面又表示愿意接受调停,并称不会损害在卡塔尔境内的断交国公民的利益。这与2014年召回大使风波时卡塔尔的立场极其相似。

  眼下,身处“外交风暴眼”中的年轻君主塔米姆的政治智慧正面临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验。